激情与意韵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20 16:48   407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中国的绘画,由于哲学背景、文化意识、材质特点等诸多原因,形成了以写意为原则,注重主观感受的艺术特质,千百年来的积淀与发展,使中国画形成完美的形式美感体系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。尤其是漫长的农业文明历程,在与自然的紧密联系中,它形成了和谐、稳定、宁静、含蓄的韵律感。特别是其强调神韵为特点的表现性形式语言方式,传达出“以理节情”、“气高而不怒”、“力劲而不露”、“情多而不暗”、“才赡而不疏”的中和之美,折射的是理性的生命形式、心理情态的必然表现。


  当代花鸟画家赵紫林先生的作品,以其激情与敏感,洋溢着浓郁的现实诗情和人文情怀。他的作品一个突出的特点是:翻古意为新情,不落俗套、不重复前人,以自己的感受、体验与认知,去理解、认识自然和生活,去理解、认识中国画的形式、笔墨,去建构新空间与新诗情。


  一幅笔酣墨饱、色墨变融的《秋酣》,以大写意的手法,率意的挥洒,营造了灿烂的金秋景象,洒脱的枝条穿插在画幅中起到了分割空间的作用,枝叶的疏密浓淡烘托了金秋的气息,增加了作品的情趣与意味。而立于枝头的鹩鸟的动态写意表现与浓墨的韵致,使之平添了动静结合的意趣,为画面整体营造了自然诗意与形式语言魅力。这件作品,用笔精到、简洁、洗练,繁简适度,疏密有致,笔情墨韵恰到好处。全幅作品犹如色墨、点线的交响,跌宕起伏,气势取向,皆因结构使然,一切随意都在意料之中,一切无序的随机抒写都体现着深层的有序。所以,画面中随意铺排的点、线、色、墨都寓于节奏、韵律之中,使作品展示出一种激情与辉煌,它反映了当代艺术的精神与本质,在喜闻乐见中体现出“新中国画”不可取代的魅力。


  就《秋酣》而言,它反映出画家赵紫林的艺术取向与追求,也透示出赵紫林花鸟画的特点与风格,同时,也展示了画家驾驭笔墨语言的能力,重要的是,他在作品中体现出当代画家不可遏止的时代激情与创造精神。


  许是性情使然,赵紫林独钟写意的笔墨语言,在率意的笔墨中,可以淋漓地抒写自己的情怀。他的作品表明,质朴仍然是他艺术的基本气息,平实仍然是他艺术的普遍性特点,而且愈到晚年,则愈显其不变的本色,且不断得到深化与提升,这使得赵紫林笔下的花鸟画意象及写意笔墨愈加精炼与老到。


  时间把我们带入21世纪,这是一个转折点,民族精神的心灵特性和审美意识都要求与之匹配的艺术作品产生,而新的审美意识要求的只能是渗透着现代的自由生命形式。


  赵紫林的花鸟作品,之所以引起我们的关注,在于他不以怀旧情绪来面对自己的艺术主题和艺术形式语言,因为,他意识到新的时空需要新的艺术形式、风格来表达,某一类艺术,某一类审美风格,不可能是人类精神永远的守护神。在赵紫林的作品中——《万古长青》、《果实累累》、《东篱寒花》、《菊黄鱼肥》、《傲霜》、《花悟禅心》等,分明可以解读出这样的内在理念:生命形式的更替决定艺术样式、风格的选择;生命形态的变化决定艺术样式、风格的转换。


  就此而言,赵紫林的花鸟画艺术可以被认定为:自觉地跻身于时代变革的伟大潮流,其明显的标志是——在现实生活中汲取灵感与激情,一扫传统绘画的感伤与忧郁,表现为灿然、清新的特点,并直接介入到现实生活之中。


  赵紫林在《万古长青》中,表现的正是这一点。画家以双勾的手法,表现紫藤盘亘交错、倔强峥嵘的生命力,藤干的缠绕与不同方向的伸展,控制着空间,而粗细自由多变等又为画面带来了丰富感,使整个画面充满运动感,在这种跌宕起伏之中造成巍然的气势,产生了逼人的艺术张力。显然,《万古长青》中融入了画家对生命直觉的关注,追求强烈的视觉效果,伸张了深层心理的感性浪漫生命潜能;《万古长青》在点、线的疏密处理中,在空间的构建中,体现了生命的蓬勃与情绪的扩张,它同时也折射出画家心灵的震颤,并以意象的直觉感受表现了当代人的情怀。


  几乎在赵紫林所有的作品中,都展现出个人主观心灵的流露,并伴之以象征、表现、夸张、变形乃至跳跃性的形式结构手法、多层次的空间平面化处理,去渲染感性生命的率意与阳刚之气,因此,在笔墨间充溢着厚重、豪放的气息,说明画家在追求艺术的内在意蕴与情感形式的同时,更看重的是感性生命与浪漫精神的物化形态之间的契合。


  在《花悟禅心》中,最集中地体现出画家的现代激情。作品以红、黄、黑三色为基本元素,使之对比强烈并十分鲜明,大大增强了审美的视觉效果,三种对比色的大胆运用,为作品添加了浓重的主观成分,使画面一扫传统笔墨程式的冷艳、凄美空间在寥寥数笔与色墨相间中被延展和扩大。这里,画家同样是以不经意的手法与表现方式触到了美感的灵魂——生机勃勃的生命力与不衰的诗情。


  同时,我们也看到赵紫林的艺术智慧与艺术悟性,即他站在今天的高度上去返观传统,在新激情与新诗意的建构中,视传统为可利用的文化资源与精神资源,在翻古为新的转换过程中,把传统带入到现代诗情当中,使传统笔墨、技法、形式等重新焕发出灿然光彩。如同《花悟禅心》一样,把名贵的牡丹品种姚黄与红荔枝置于同一时间中,契合了现代艺术中的“在同一时间里展示不同的空间”的原则,尽管这一手法古已有之,但一经纳入当代语境,其别开生面与出其不意的逆转、空间张力等,便带来了丰富的联想、非逻辑的跳跃等,这显然不是一个技巧问题,而是现代感性的作用。


  阅读赵紫林的花鸟画,一个突出的感受是,画家不仅巧借传统资源与图式,还颇具匠心地还原了中国画笔墨的自身属性,把笔墨的挥洒与书写还原为历历在目的视觉感受,如《浴风》、《畅游》、《荷塘清趣》、《和为贵》等,把一组组成熟的意象表现变为一个正在进行的艺术感知过程,如《秋酣》、《老树著花》、《秋色浓》、《花悟禅心》等,这样,使画家的作品不仅透示出文化精神的传承性,也突显了当代语境中的现实可感性。


  应该说,赵紫林的这种实验与探索是成功的,这远不是一种技术发明,而愈来愈体现为一种艺术态度,一种艺术创作的认知方式。


  赵紫林作品在我们看来,它的意义在于:以新诗情的角度去做建设性的追求,传统对今天的画家不应是一种僵化的成规,而只是一种参照、一种可供选择的资源。传统在今天是否具有意义,完全在于我们怎样对待它。赵紫林的作品表明,有作为的当代画家不应仅仅是继承者,更应是文化的创造者与生产者。

作者:徐恩存

(徐恩存:先后任职于《中国美术报》、《东方艺术》、《美术观察》,现任《中国美术》主编


赵紫林国画展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1 - 2012 http://www.zhaozilin.com.cn.com
Power by 建站之星 |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