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丹麾(《中国美术馆》编辑)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0-24 09:01   403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我想用八个字来概括赵先生,就是“以书入画,宜点宜读”。赵先生的修养非常全面,他很谦虚,说不善于和人打交道,改画花鸟。他今天把在京的一流理论家都请来了,这说明他非常善于和人打交道。(赵插话:我是沾策展人的光),我想他画花鸟是对‘道法自然,玄素之美’的一个非常强烈的追求。赵先生深得写意花鸟画真谛,博采众长,自成一家。比如说《畅游》、《知足常乐》等作品,我认为是深得八大的精髓。他和八大的不同就是,一改八大的那种孤寂,而充满了一种生活情趣;像《清气满乾坤》、《硕果秋实》等作品,在骨力和气质上又借鉴了吴昌硕的画风,用笔爽利,墨色苍润,英气如虹,力透纸背。但是和吴昌硕的区别在于,他不象吴昌硕那么张扬,又强调一种内敛的书卷之气;他的作品《童年乐趣》、《果得禅味》等,又颇有齐白石的遗风,也就是追求平淡自然、天真烂漫,但是比齐老更文气。象《敌前敢斗》、《英视瞵瞵》等作品,在某些方面又承载了李苦禅的画风,刚柔相济、大气朴拙,当然他和李苦禅的区别又在于比李苦禅的画更厚重有力。所以在博采众长之后,赵先生终于水到渠成,自成一家。(摘自在“中国美术馆赵紫林国画展学术研讨会”上的发言)


作者:黄丹麾(《中国美术馆》编辑)


赵紫林国画展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1 - 2012 http://www.zhaozilin.com.cn.com
Power by 建站之星 |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